每經專訪天風證券銀行業首席分析師廖志明:理財子公司將重塑大資管格局 發揮中樞作用

2019-07-09 17:39:56 來源: 每日經濟新聞
中性

  每經記者李玉雯每經編輯姚祥云

  近期,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走訪上海地區多家銀行發現,銀行理財收益率并未因年中時分的攬儲壓力而有所回升。實際上,去年至今,銀行理財收益率已連續多月下跌。而在銀行理財打破剛兌、凈值化轉型的當下,銀行網點卻并不會主動推薦“非保本”理財。

  銀行理財收益率為何“跌跌不休”?資管新規落地后,銀行理財向凈值化轉型的過程中會面臨哪些風險,應當如何應對?理財子公司崛起,資管格局又將發生怎樣的變化?帶著這些問題,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(以下簡稱“NBD”)于日前專訪了天風證券601162)銀行業首席分析師廖志明。銀行理財收益率預計低位企穩

   NBD:記者近期咨詢上海地區多家銀行發現,銀行理財收益率并未因年中時點的攬儲壓力而有所回升,有客戶經理表示,“目前央行在放水,銀行不差錢”。數據顯示,銀行理財收益率已連續數月下跌,屢創新低。請問您是如何看待目前理財收益率一直下跌的情況?進入下半年,市場寬松的流動性是否會延續?

  廖志明:銀行理財收益并不是憑空而來的,它來自銀行對理財資金的投資運作,而投資收益率取決于各類資產收益率水平及投資能力。其中,主要資產的收益率水平最為重要。由于銀行理財投資以債券等固收類低風險資產為主,債券收益率的高與低對銀行理財收益率影響很大。在全球及國內經濟增長放緩的大背景下,國內貨幣政策持續寬松,無風險利率下行,債券收益率明顯下降。進而使得銀行理財投資收益率下行,普通百姓購買的理財收益水平下降。

  展望下半年,盡管中美貿易摩擦階段性緩和,但完全和解的道路依然曲折,基建投資增速雖有回升但幅度不大,經濟仍面臨一定下行壓力,預計貨幣政策將保持寬松,流動性保持合理充裕。理財收益率預計將低位企穩。

   NBD:記者在走訪銀行過程中發現,當前理財經理推薦保險類產品的熱情很大。您怎樣看待銀保類產品未來的發展趨勢?

  廖志明:保險產品只是銀行代銷產品的一類,銀行通過向客戶銷售保險產品,滿足客戶需求的同時獲取手續費收入。此外,銀行也代銷公募基金、私募基金、信托等諸多資管產品。不同時期,銀行代銷策略可能有所不同。比如,股市好的時候,銀行可能加大股票基金的營銷力度;股市差的時候,銀行可能側重于發力保險產品代銷。

  保險產品的未來發展應該是回歸保險本質,更側重發展保障性產品,這也是保險公司的優勢所在。過往,很多中短期理財型保險產品發展有點像銀行理財產品,脫離了保障本質,或許不是未來趨勢,也與監管導向背道而馳。凈值化轉型過程中不可過快壓降老產品

   NBD:資管新規和理財新規相繼落地后,銀行理財打破剛兌,向凈值化轉型。在您看來,這一轉型過程中銀行所要面臨的風險有哪些?銀行可以從哪些方面去應對與化解?

  廖志明:資管新規為銀行理財轉型設立了較長的過渡期,有利于銀行理財從預期收益模式平穩向凈值型轉型。

  銀行在凈值型轉型過程中,可能面臨存量非標處置風險、新產品發行難、凈值型產品投資與估值難、老產品壓降過程中可能暴露之前的風險等。

  我們認為,銀行在理財轉型中應穩中求進,逐步進行,避免原封不動或過于激進。1、穩妥處置存量非標資產,過渡期內能到期的非標資產可到期置換成標準資產,對于不能到期的可考慮表內承接,或制定過渡期后的處置方案。要充分考慮非標處置過程中信用風險暴露問題;2、穩中求進,積極逐步推進凈值型轉型,對于老產品壓降不可過快,過快容易使得理財規模坍塌式下降,易引發風險。特別是資金池模式下,個別此前業務激進的中小行可能存在收益倒掛的窟窿,可能需要銀行自有資金來補;3、推進人才建設,凈值型轉型工作需要較多的人才,包括IT系統建設、估值工作、凈值型產品研發、新模式下的投研等;4、加強客戶教育工作,老產品與凈值型產品客戶接受度有差別,應該逐步培養客戶的接受度,提高客戶對凈值型產品的認知度。

   NBD:對于廣大低風險偏好者而言,凈值化的理財產品存在“叫好不叫座”的情況。在資管行業變革的背景下,您如何看待這一現象?銀行可以從哪些方面塑造其優勢,以提升對投資者的吸引力?

  廖志明:以前的銀行理財產品大多是預期收益型的資金池產品,不管實際投資收益的高低,給客戶兌付預期收益。由于剛性兌付的隱性存在,以及理財給的預期收益率往往明顯高于同期限的定期存款,類似“高息存款”,客戶體驗較好,理財規模高達32萬億元。由于剛性兌付,銀行體系實質承擔了銀行理財的投資運作風險,隨著理財規模的增長,成為銀行體系的一大風險隱患,風險逐步積聚,甚至可能威脅銀行體系的穩健運行。

  在此背景下,資管新規應運而生。資管新規及理財新規對銀行理財進行規范,使得銀行理財回歸“受人之托,代人理財”之本質,打破剛性兌付,防范風險。而打破剛性兌付的核心在于向凈值型轉型。

  凈值型理財產品由投資者承擔投資運作風險,銀行不擔風險。凈值型產品收益不確定,客戶無法預知產品收益,僅可參考歷史業績,客戶體驗或不如預期收益產品;凈值存在波動,僅定期披露凈值。在此背景下,銀行需重視產品設計,豐富產品線,中小銀行可打造一部分特色產品。理財子公司將在大資管行業中發揮中樞作用

   NBD:目前已有四家國有大行的理財子公司獲批開業,另有多家銀行理財子公司獲批籌建。您如何看待理財子公司崛起之下資管領域的新格局呢?

  廖志明:當前,非保本理財規模達22萬億元,為國內近百萬億大資管規模最重要的組成部分。理財子公司作為未來銀行理財的投資運作實體,將在大資管行業中發揮中樞作用,處于核心位置。資管新規變革銀行理財,而理財子公司將重塑大資管格局,理財子公司將在“受人之托,代人理財”中發揮重要作用。

  理財子公司可發行公募和私募產品,投資范圍較為廣泛,可謂是大資管行業的黃金牌照。資產規模3000億元以上或理財規模500億元以上的銀行大多有較強的意愿設立理財子公司,我們預計未來理財子公司將超過50家。借助于銀行渠道客戶基礎,以及銀行固收產品的優勢,加上國內居民財富的不斷增長,我們預計2021年起銀行理財規模將重回增長軌道,資產管理也將成為銀行增長的重要一極。

  理財子公司將在滿足居民財富管理需求中發揮主要作用,發揮在固收領域的傳統優勢,以“固收+股票、商品、衍生產品等”打造豐富的產品線,滿足客戶多樣的理財需求。此外,從被動股票投資入手,逐步向主動股票投資布局。

   NBD:部分理財規模較小的銀行也有成立理財子公司的意向,在您看來,中小型銀行成立理財子公司是否有必要?與大行的理財子公司相比,它們是否具有競爭優勢呢?

  廖志明:對于理財規模及本身資產規模相對較小的銀行,最好不要盲目設立理財子公司,需綜合考慮設立理財子公司的利弊。一般而言,基金公司設立三年內大多是虧損的。設立理財子公司將大幅增加員工薪酬、IT系統、辦公場所等支出,由于缺乏規模來分擔固定成本,可能面臨較長時間的虧損。

  相比大行,中小銀行設立理財子公司缺乏規模優勢。此外,在人才、IT、產品布局、客戶等方面亦存在劣勢。但理財子公司的競爭不僅是母行渠道的競爭,更是投研能力的競爭,人才的競爭。

  理財凈值型轉型后,理財的競爭將聚焦于業績表現,聚焦于投研能力。中小券商下的基金公司有些發展不一定差,一部分通過機制在競爭中逐步勝出。對于中型銀行,應以相比大行更加市場化、更加靈活的機制來吸引人才,通過打造一方面的特色能力,實現彎道超車,獲得跨越式發展。

   NBD:銀行系理財子公司在籌建過程中,頻頻向公募基金從業者拋出“橄欖枝”,在您看來,公募有哪些優勢或經驗值得銀行系理財子公司學習與借鑒?

  廖志明:公募基金是大資管各個子行業中監管最嚴、做法最規范的行業。當前,銀行理財由此前的預期收益的資金池模式走向凈值模式,而公募基金已經實行凈值模式多年,積累了很多經驗與教訓,有很多值得借鑒之處。此外,公募基金在機制、人才培養、投研制度、權益投資等諸多方面有優勢,也是未來理財子公司可以借鑒之處。

  我們看到,很多理財子公司在籌建時期,有意地補充些公募基金從業者到團隊中,這有益于充分借鑒公募基金經驗與教訓。特別是公募基金公司在估值、投研制度、凈值型產品布局等方面已經相對成熟,而理財子公司向凈值型轉型過程中,可以充分學習與借鑒公募基金公司的做法。這對于理財子公司盡快開業及確立未來的競爭優勢大有裨益。

關注同花順財經(ths518),獲取更多機會

責任編輯:wyj

0

+1
  • 沃爾德
  • 法爾勝
  • 銀鴿投資
  • 九鼎新材
  • 奧聯電子
  • 美格智能
  • 康強電子
  • 華訊方舟
  • 代碼|股票名稱 最新 漲跌幅